遭控長期性騷女性「至少5人受害」前國民黨智庫研究員曾柏文深夜致歉

遭控長期性騷女性「至少5人受害」前國民黨智庫研究員曾柏文深夜致歉

前國民黨智庫曾柏文。(圖取自曾柏文「Albert Tzeng」臉書)

近來政壇性騷事件連環爆,引發熱議。繼民進黨後,國民黨也有多位受害人出面指控,稱前智庫研究員曾柏文長期性騷女性。曾柏文4日深夜於個人臉書致歉,曾表示,爲過去因爲分寸失當,感到被冒犯的女性道歉,「前夜自己讀到吳曉樂的文章與趙思樂的留言,同時感到震驚、羞愧,也有感激。我支持情慾自由,但認爲應基於雙方共識。」

國民黨再有多位受害人出面指控,作家吳曉樂與「端傳媒」前特約記者趙思樂指稱前智庫研究員曾柏文長期性騷女性,指控曾柏文在「端傳媒」任職評論總監期間,以工作爲由邀女作家、女記者到車中獨處,其中有女記者指控曾柏文曾把手放在她膝蓋和肩上停留。據悉,至少有5人受害。

針對受害人指控,國民黨表示,目前與曾柏文已無合作關係,如需國民黨協助相關事宜,會做妥適處理。

曾柏文經常在臉書上以「Albert Tzeng」的名稱發表時事評論觀點。針對性騷案指控,4日曾柏文深夜致歉,曾表示,爲過去因爲分寸失當,感到被冒犯的女性道歉,「前夜自己讀到吳曉樂的文章與趙思樂的留言,同時感到震驚、羞愧,也有感激。我支持情慾自由,但認爲應基於雙方共識。」

以下爲曾柏文於個人臉書的致歉文

我要爲過去曾在跟我相處中,因爲我的分寸失當,感到被冒犯的女性道歉。過去幾年,想到以前可能帶給他人的傷害,就覺得羞愧。

我大約是 2015 年前後,聽到「我是性騷擾慣犯」的說法。坦白說,第一時間我十分錯愕,並聯想到不久前,我寫文章得罪某人後,對方透過網路小帳影射我私德不佳的貼文。當時我防衛性地以爲,這只是毀謗、造謠。

在當時我的認知中,性騷擾是未經對方同意的觸碰、摸臀、襲胸、強抱,或着動輒開黃腔、性羞辱,不斷提出性索求這些。我支持情慾自由,但認爲應基於雙方共識;我覺得違反對方意願的暴力強迫,是對自身的羞辱。

我更記得自己小時候,看到一些長輩,公然對年輕女同事勾肩、搭背,開黃腔帶來的噁心感;我也無法這樣物化女性。

直到有次開車送某位女性友人回家路上,談起我的困擾,後來抵達時,我先把車停在路邊想把話談完。她忽然告訴我:你知不知道光是這樣夜裡停下車在車上獨處,就會讓很多女性恐懼——因爲不確定對方下一步想做什麼?

她進一步追問:你到底有沒有意識到,你的頭銜與文化資本,可能會讓一些女生在你面前,難以說出自己的不自在?或許你看到的樂意,裡面其實是不願意?

我被電到啞口無言。

曝高端与国际疫苗5大差异 前立委批蔡英文不尊重医疗专业

那天晚上開車回去路上特別難受。許多老朋友都知道,我樂於與人深談各種話題,且多年來我習慣在車上聊天——方便、安靜,能自選音樂,也省去另外找消費場地的麻煩;我但我確實不曾想過,這件事對不熟的女性可能帶來的壓力與猜疑。

吃素控制胆固醇?医揭4迷思

後來在 Metoo 浪潮中,我讀到許多女性成長過程中,來自男性的傷痕與恐懼。 想到這些年來,不知道有多少人曾在我身邊經歷過這樣的內心劇場,我卻不自知,我羞赧到全身發熱。

新北逆子为争产弑母伴尸26小时 遭羁押禁见

我更沒意識到,自己的身份轉變,如何影響與他人的權力關係。當我一如繼往,期待熱切深切的對話交流時,可能早替對方帶來難以言說的不自在。如同她說的,我以爲的樂意,可能藏着不願意。

特種兵之一秒滿級 共工

我竟然有這麼大的盲點。

港综世界大枭雄 小说

2017年,我回臺中照顧父親時,重省了與人互動的分寸邊界。此後我儘量避免與陌生女性在封閉空間獨處,也收斂過去對人的熱情;在與人相處上,也傾向於拉開更多的空間距離。我甚至不敢再去讚美異性的外貌穿着,擔心被視爲一種言語騷擾。

從2015這八年來,我持續看到一些人在臉書不時暗諷,如錐刺心;出席活動,也擔心是否看到鄙夷的白眼。而即便「性騷」之說未公開,也從未遠離,且總會傳到長官耳裡。

游民霸占台东儿童游戏场 被单衣物挂游戏器材晒 家长看傻眼

前夜,我讀到吳曉樂的文章與趙思樂的留言,我同時感到震驚、羞愧,也有感激。因爲從2015年聽聞對自身指控這八年來,這是我首次看到願意出來現身說法的受害者——即便當年我自問並無她們擔心的意圖,但相處方式造成對方心理壓力是事實,因此我立即去訊道歉。

我也重申爲過去我因分寸不當,或是誤解彼此想法,而冒犯過的每一位女性道歉。

最後關於我的婚姻,我只能說,這段跨境婚姻曾遇過的困難波折,並非多數人能夠想像。我們曾面對難關,也都曾心灰意冷,甚至認真討論過離婚;但最終都挺過去,也找到更深的平衡基礎。我深愛我的妻女,並希望他們不被外界打擾。

★《中時新聞網》關心您,尊重身體自主權!請撥打113、110。

募款责任额内讧未解 蓝中央委员盼勿沦「排除异己」工具

SOME MORE
最强农民混都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