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,晚安

爸,晚安

寒假花东行!饭店推无痛国旅每人675元起 农历年双人住房4680元起

散文

父親生病後,我們擔心每天到醫院的母親體力難以負荷,遂討論以排班方式輪流到院照料。只是,時間久了,不免影響到子女們的生活與工作。當我們提出請看護時,母親堅決反對,說「你們忙你們的!」我們只能順從。她每天依然家裡醫院兩地奔走。但是,誰放心讓一位老人照顧另一位老人?

這次,輪到我在醫院照顧父親。

1200万人吓坏!腾讯1天惨崩一个小米 登微博热搜

母親把父親的衣物帶回去換洗並囑咐些事情後先行離去。這間雙人病房,隔壁暫時是空牀,因此,此時是父子倆共處的時光。我看着熟睡的父親,伴着鼾聲,手上插着各種口徑的管線將他束縛,卻是家屬靜待病人能康復的工具。

醫生會診後說「狀況還不錯」,起初聽到這句話我們如同在闃黑的山洞找到光點般的喜悅,日子一久,母親依舊來回奔波,我們依舊排班照料,醫生也依舊鼓勵我們。

跟醫生道謝後,父親醒了。微張的眼神飄向我,到喉頭的話語成爲絲絲的氣音問我吃過沒。「吃了。」我虛應應和。感覺父親還想說什麼,但太費力氣了,只能將目光移到窗簾。到父親吃藥的時間了,幫他調整牀位、握好水杯,藥盒裡,紅的、白的、粉的,圓的、三角的,各種顏色、形狀的藥丸依序吞下肚,彼此於體內相互激盪並築起堡壘,抵擋病菌的撞擊。

在病房裡,時間似不存在,但唯有拉開窗簾,才知時日差異來自天空顏色的轉變。

宅 猪

幫父親擦拭身體、簡單按摩筋骨後,調整病牀高度讓他好入睡。我聽着心電圖的聲波、父親的鼾聲及空調吹出的冷氣三種聲音,和諧似的錯落雜談。時間也從凝視中溜走,窗外的電線縱橫穿梭,如同血管交錯密佈,從這端到那頭,默契地橫亙連結,直到聽到父親的咳嗽聲後,竟也幽幽地過了兩個鐘頭。

護理師檢查各種滲入父親體內補充營養的管線有無滴盡,我問護理師能否調高房內溫度,護理師說明醫院採中央空調,溫度固定無法更動。無法調整空調的溫度,能調整的,是照料者的心情和作息──如電腦格式化一切砍掉重練、再重新安裝程式。

都市 最強 仙 尊

我握着父親涼如水的手,看着那些扎入皮下的針,可有比當年作戰被敵人的刺刀刺傷、身上留有疤痕來得痛吧?眼前這名當年從大陸東北隨國軍來臺、歷經戰役尚能存活的男子,而今怎麼被病毒侵噬到無反擊之力?

我的眼睛應該是被冷氣吹到凝結水珠了,不然,怎會撲簌簌流下來?起身到樓層走走,有的病房傳出笑聲、有的是爭執聲,這一繞,見識到喜悅與憤恨,也感受到生死竟是這麼靠近。

唐荣董座兼任总经理 遭独董提案反对

回到病房,父親依舊睡得安穩,或許是病房的溫度和他家鄉的氣候相仿,因此纔可以夜相抱眠。我檢視父親手上的滴管,轉暗牀頭燈,稍微挪開陪病牀上的物品,躺臥面向父親。明天,父親狀況應該也不錯。

肆意狂想 小说

不在籍投票草案送立法院 中選會:先推公投再推選人

爸,晚安。

小镇医师拥枪在医院乱开 遭爆院方要员工噤声